今日时间:

新闻中心

通知公告

品牌活动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社会热点 > 正文

人教社为语文教材出错致歉 相关教材不会召回

近日,郑州语文教师彭帮怀指出人教版新版初一语文书上有30多处错误,并将人民教育出版社(下称人教社)告上法院。人教社日前在官网发致歉信,承认该教材的确存在6处错误。12月3日,有关负责人表示不会召回教材,“这是出版界史无前例的事情”,但在明年印发的时候,一定会把错误纠正过来。

该新版人教版语文教材,各校于今年9月新学期投入使用,目前已使用三个多月。

人教社发致歉信承认教材错误 称不会召回教材

据《北京青年报》报道,12月3日,人教社负责人表示,对于这些错误早前就已有其他老师反映过,但只是一对一交流,并未发表官方声明。人教社表示,“不可能把所有教材召回来,这是出版界史无前例的事情。在明年印发的时候,一定会把错误纠正过来,保证不会再出现错误。”

11月29日,人教社官方微博发出了致歉声明,并在官网致歉信里公开了勘误内容

致歉信公布了人教版《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语文 七年级上册》黑白本(2013年5月第3版)中6处具体错误,并称系“由于时间仓促,出现一些编校问题。”“教材出现错误,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都是不应该的。”对此给广大师生教学带来困扰,“我们深感歉疚,特此致歉!”“对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的老师和同学,我们表示诚挚的谢意,也欢迎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的工作!”

“现在就是以网上公开的方式进行更正,要以这个正确方法来教。老师其实也有这种责任,如果教科书有明显错误,他也应该纠正过来。”至于是否将对各学校师生进行统一的告知,前述负责人表示这个涉及很多学校(不好实施),人教网的访问量比较大,各个学科老师要看到什么错误,都会求助于人教网的资源,“我们人教网每天有三四百万访问量,使用人教版教科书的很多老师都会来访问我们人教网。”

对于此次教材的多处错误,人教社负责人表示,“我们的教材确实是不能容许这种错误的,教材一般要求错误率控制在万分之零点二五以内。出版物是允许有一定误差的,如果完全没误差一般是做不到的。我们按这个标准肯定没有任何问题。但是我们错了就是错了,我们道歉。现在我们把纠错机制建立起来,保证不耽误老师正常的教学。”

语文教师彭帮怀直指其敷衍

据《郑州晚报》报道,对于致歉信,彭帮怀老师表示,人教社能够发致歉信,是对挑错的老师和读者的一个肯定答复。但他认为相关部门既然早知有错,就应该以行政手段正式告知所有使用该教材的师生。

“我觉得他们这是一个迫于压力、敷衍的解决办法。这样是非常不负责任的。这个教材使用是教育部指定的,那现在出现瑕疵,为何不召回?如果从市场商业角度来看,产品出现问题还都要求召回。”彭帮怀称,“如果说考虑到实际情况,没法这么做的话,那么这一教材是教育部指定的,有行政权力参与,那出现问题也应该以文件等形式层层下发,统一告知师生们这些错误,予以订正。”

之所以选择以打官司的形式来指正教材错误,彭帮怀说,对于教材现在根本就没有监督机制。公办学校的老师对于这些问题的指正,不敢也不能,因为如果没有官方认定,很可能变成造谣。如果教育部审定机构和出版社自己不纠正,就没有第三方有这种权力。

从致歉信的内容可以看出,人教社承认有6处错误。而彭帮怀挑出的30多处错误中,有大多数错误并没有被人教社认可。彭帮怀表示,他将继续等待法院的开庭时间,届时将会正面和人教社一一核对教材的错误之处。

新华网11月26日报道,彭帮怀是郑州一家作文培训机构的负责人,在他发现语文教材三十多处错误之后,曾就此问题分别给人教社的总编、责任编辑、编辑寄去了信函,均未得到回应,无奈之下,他将人教社告上了法庭。目前,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此案。

这不是彭帮怀首次同教材出版机构较劲。2006年,他挑出苏教版小学课本中的60余处错误;2010年,他以教科书“达不到国家标准、存在严重质量问题”为由将人教社告上了法庭,不过,他的诉讼请求最终被驳回;今年年初,他还发现,人教版小学教材称开天辟地前,盘古“昏睡了十万八千年”,而苏教版小学教材则称“昏睡了一万八千年”,相差了整整九万年。

出版界人士:急功近利的出版之风是重要原因

据前述新华网报道, 教材出错并非个案。对于教材出现错误,不同人士表达了不同看法。一些家长和教师更倾向于对教材差错实行零容忍。郑州市第七中学老师李婧曼认为,教材不同于一般图书,它和词典一样,都属于规范性的出版物,其影响非一般出版物可比,理应以更高标准对待,尤其是对一些知识性差错,更要实行零容忍,“否则会对学生造成一辈子的影响。”

虽然图书出版环节众多,允许存在一定的差错率。但一些出版界人士认为,急功近利的出版之风是重要原因。一位在河南出版集团任职的业内人士表示,出版社以利益为导向,出书越多、周期越短,利润相对也就越高,教材出版属于利润较为丰厚的领域,一些出版社为了多出、快出书,审校环节就会放松要求或者缩短时间,导致错误增多,教材质量下降。

还有一些业内人士将矛头指向当前的教材出版管理制度。民办教材开发研究机构北京仁爱教育研究所负责人说,教材从编撰、审订,到出版、发行,均由少数教育行政部门指定的出版社一手包办,这导致民间力量很难参与教材的编写、发行,难以形成有效竞争,教材渠道的垄断封闭性也使其脱离了大众监督。同时,教材的使用主体——学校、教师、学生也没有选择权,很难根据自身的特点和需要自主选用不同教材,很容易导致一些质次价高的教材流入教育市场。